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耶路撒冷

祂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启22:2 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

 
 
 

日志

 
 
关于我

在基督得胜的职事里,我们都已被基督征服,成了祂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从一处到另一处散发基督的馨香之气。

GACHA精选

一个神学博士第一次听到李常受讲道的反应  

2011-03-01 15:54:02|  分类: 福音见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ON弟兄个人见证

我个人的见证

从我得救一直到进入这个职事,有一个完整的纲目。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我去参加公会里面的主日学。当我十四岁,我就对这个没有感到兴趣了,所以我就没有再去主日学。我原是一个罪人,借着恩典得救。那时我遇到一个女生,她去长老会聚会,我因着喜欢她就跟着去,成为一个长老教会的人,这也使我成为一个神学生。我在一九五五年的时候,遇见一些人,他们去一个特别的聚会,当时我住在底特律,我说我到一个州,因为我想要跟那个女生一起去,我就真的这样做了。有一天那个女生不想跟我在一起,她就跟另外一个人在一起,而那个特会也开始了。当时我觉得,我既然在这里,我就该认真聚会,那时因着一个传道,我得救了!(讲者已不记得该传道,所以讲者说:在新耶路撒冷,我希望告诉他,当你在一九五五年的特会中讲道,我得救了。也许其它人传的话,我就不会得救。)在那个时候,我相信当我站起来,我所做的好行为没有办法拯救我,当我这样说,主就进来了,在几周之后我才知道是主进来了,我变成另一个人,主告诉我说,Ron,我希望你成为一个职事,就像保罗在林后所讲的。我就同意说,阿们。我就去大学的神学院中读书,希望成为长老教会的一个执事。第二年我得着复兴,那灵感动我,使我进入那灵的范围,所以我就对公会关起门,我不是背叛,但我绝对不会否认我从主所领受的。我知道我没办法在公会尽功用,有一次我用希腊文读以弗所书,当我读到第三章,从九节到十一节,关于神永远计划的目的,并将那历世历代隐藏在创造万有之神里的奥秘有何等的安排,向众人照明,为要借着召会,使诸天界里执政的、掌权的,现今得知神万般的智慧,这是照着他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所立的永远定旨;我不知道那是甚么意思,我就有一个祷告,求基督在他升天的职事里,使一个人可以告诉我这是甚么意思,那我就会跟随他。之后我和妻子就到加州旧金山去,当时拿到了正常基督徒的生活,我读完时,我觉得所有原则都对,所以我们该实行里面所说的。我们很天真,但我们相当真实,我们该有这样的实行,不久之后我遇到一个弟兄,他在旧金山召会聚会,在那个召会中他是第三个白人他从我的说话中知道我在读倪弟兄的书,他就告诉我洛杉矶召会,以及一些文字。我在水流报中,读到其中一篇关于以弗所三章的解经,其中说到长子的名分。我给很多的神学家教过,但这个从中国来的人能够教我这件事情,我就看见召会的立场,所以我来到主的恢复乃是因为真理。他邀请我到旧金山参加主日聚会,我们就成为那里第四和第五个白人。

去年纽泽西的特会,我也在那里作见证。若这是个正确的立场,我就在神的家里了。在那里聚了几周,我受主引导,来到洛杉矶参加特会。当时李弟兄在台湾,在台湾的那个风波中,那一代都失去了,所以我都没有见到李弟兄本人有六个月之久。要如何聚集?我没有任何观念,我也没有期望每个人都爱我,这不能证明这就是召会,我想要找到真正的召会,而不是一个理想的召会。当时我找到一个高中的工作,直到一九六七年的四月,我才见到李弟兄,当我看见他说话,我不是听见,我是看见他说话,当我注视他、听他说话,有两个字在我里面流,就是无己,有一个人说话没有己。我未曾见过这样的事情,通常我们说话都表现自己,但这里有一个职事,在彰显基督,没有彰显己,因此立刻我对他有一个尊重,因此我就有一个盼望,盼望跟随他的脚踪,盼望也能无己,所以我就在洛杉矶过召会生活。

?

在一九六七年有一个特会训练,这特会说到借着十字架的职事,是说到关于林后,职事是如何产生,他鼓励我们为着几篇的信息祷告,主,给我我所需要的经历,这样的经历要产生职事。我就用我全心、用我的灵祷告,我不知道我自己在求甚么,一直从一九六七年直到一九九四年,简单地说,我活一个隐藏的生命。我在一九七四年回到安那翰,与李弟兄同工作生命读经。他说生命读经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那时李弟兄约七十岁。当我开始准备要到安那翰,我祷告,「主,在我一生中,第一次作一件事情不是为我自己。」在那里的服事,就是在李弟兄的职事下工作,必须不用我的话,乃是用李弟兄的话发表出来,我要进到他的灵里,他的负担、思想、感觉以及着重的点上,我在生命读经的工作上二十四年。之后我就到德州欧文的办公室去,过一个简单纯净的召会生活,在安那翰的时间,与李弟兄的交通,为着真理争战,原则就是父亲被攻击,无法说话时,他的儿子们需要说话,若是儿子静默无声就是羞辱父亲。我在与他的交通中工作,在一九九四年,李弟兄叫我从欧文搬到安那翰,那时有一个弟兄不认为我有这样的资格。当我在安那翰住了几天,就看见一篇说到「李弟兄的高峰真理是抵抗神」这样的文章,李弟兄就问,「弟兄,你有没有负担写些甚么?」所以EdAndrew等人就开始写;李弟兄也知道,我不是在肉体里,乃是在灵里很强。从一九九四年开始,我就坐在后面,当时李弟兄叫一些同工上去,我就坐在一个同工旁边,我并不是一个同工,我只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后来我也上去了,我就站在那里,似乎对我是一次测验。已过我只负责文字工作,这没有夸耀,这满了满了膏油的涂抹。在那次上去,有膏油的涂抹,之后就改变了。李弟兄以及很多圣徒了解,好像约瑟在法老面前,就离开监牢,当时有些弟兄要去菲律宾争战,我也去了,与李光弘弟兄,他很帮助我,使我能够见证真理。当我回到美国,我还是作文字工作,但李弟兄就说,你必须作更多,他要我去印度尼西亚,在劳工节特会中,他说我站讲台的内容不需要再告诉他,但我还是说给他听,盼望照着他的感觉来说,告诉他我在印度尼西亚我所讲的。在星期三晚上的特会中,他停下来,他叫我和Ed说些东西,他不是抽签抽到我们,但他选择我们。一九九六年李弟兄病了,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可能今晚无法释放信息,所以我要豫备今晚代替李弟兄释放信息,他告诉我说,「你要强调在生命中作王。」我们知道这样的情形,所以我们到李弟兄家,他读这个纲要,我们就录音起来,Ed和我交换听我们所录的。

我不是要说甚么,这就是事实,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他盼望八个弟兄一周三次跟他一同聚集,所以我们就去了,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会在那里多久,不知道他要作甚么,我们作了很多不同的事,他就宣布说要我们写训练的纲要。我们的生活就改变了,我们知道李弟兄不再能彀再继续写纲要。当我们把第一点出来,我和Ed就豫备好要见李弟兄,给他知道我们豫备甚么,并让他听我们讲,那是一个转折点。我们也作一些承诺,我们有一次扎实的祷告,那个祷告如同一人,之后弟兄们也说一说,每一个人的说话都能够代表我们众人的说话。我们承诺我们会供应这些事,我们会写这些东西,直到我们见主,这就是我们的承诺。李弟兄在国殇节不能说话,这很突然,不像是一个官方的豫备,我们的感觉是这样,但不是所有同工的感觉,但许多人这样感觉。

有一幅关于倪弟兄的图画,就是二十五年前,一九七二年倪弟兄过世,在李弟兄的心里仍然存在着倪弟兄的图画。当李弟兄在说话时,就是倪弟兄在说话。所以我们希望我们在这里服事,是相调着服事,我们的说话盼望如同李弟兄对倪弟兄一样,所以我们希望也是这样。李弟兄他现在在乐园中等待杰出的复活,等待男孩子的被提,他的职事,仍然在这里。我们没有任何继承的想法,我们只是继续这份职事,我们不是平行地建造,乃是层层相迭的建造,这是我们往前的方向。有少部分的人不喜欢,当这份职事转到李弟兄时也是有相同的情形,但大致上,众召会走在同一个说话和职事里,没有人能彀和李弟兄相比,他是时代的恩赐,相调乃是为着基督身体的实际,实际是为着豫备新妇,带进新郎的再来。我们不知道甚么时候主会来,还要兴起甚么人,但这段时间,我们有时代的职事,时代的异象,继续这份职事,我们不是盗版人家所说的,我们盼望身体被建造,新妇被预备,主就会回来。

?

我们需要操练灵,真正的建造是在灵里,但是你若要生命的长大,基督就必须扩展到我们魂里每个部分,有这样的扩展,才有彰显,所以你要有这样的彰显,就需要长大扩展,这就是建造。所以长大就是基督在我们里面的增加,使我们在魂里面各部分的长大,当我们在灵里,祷告、唱诗、接触主都没有问题,但为了作一些事情,我们必须运用魂,你作决定要用意志,你爱要用情感,所以你若与那灵是一,在我们魂里有许多的不同,感觉有时候从我们的己来;我们从美国来,你们从台湾来,我们怎能是一呢?所以有些阻碍。在林前我们要同魂,实行神命定之路,实行神行动所托负我们的,我们一同服事时,我们需要运用魂里面的器官,否则我们就没有同心合意。在魂里没有办法同心合意,就没有团体的建造,我们需要凭着那灵、借着十字架,使我们外面的人毁坏。所以这些拦阻神建造的,都要被除去,为着神的彰显,

我们的魂乃是器官,神必须变化我们的魂,使我们彰显他。我们需要彰显他,就必须除去我们魂里面的拦阻。有些人很怪异、有奇特的性情,这如何成为四活物呢?这对他们是一种的苦难,这需要借着十字架的对付和变化,在灵中除去一些魂里面的问题。李弟兄来自北方,倪弟兄来自南方,但他们之间没有问题,因为他们乐意否认己。若我们有这样的问题,我们就没有团体的服事,主不得着我们的魂,我们就没有真正的和谐一致。同样的心思、观点和目标,问题在于我们不知道建造,不知道身体,不知道如何借着十字架对付自己,所以我们说不同的东西,这样交通是很困难的,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建造为着神的彰显。所以需要求主变化我们的魂,使我们成为一个实体,彰显同心合意,但不要被魂的问题所霸占,神要将他自己安家在我们里面。在一九六八年,在台湾有一个强的操练,就是操练灵,你在灵中摸着主,神就有路在你魂中扩展,至终我们就在神圣的荣耀里是一,满了平安,成为新妇。真正的争战乃是在魂里,仇敌要霸占我们的魂,而神要得着我们的魂。这个同心合意的实行,会带进彼此的牧养,在于我们的魂。生机的牧养,乃是为着基督身体的建造.

  评论这张
 
阅读(2962)|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