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耶路撒冷

祂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启22:2 在河这边与那边有生命树

 
 
 

日志

 
 
关于我

在基督得胜的职事里,我们都已被基督征服,成了祂凯旋行列中的俘虏,从一处到另一处散发基督的馨香之气。

主的恢复在中国的开始  

2011-02-19 13:09:01|  分类: 主恢复的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历代的恢复所注意的重点,不外乎基督、灵、生命和教会(召会)。两千年来有许多的恢复,包括路德、士文克斐尔等人所带进的恢复,这些恢复的重点,都在于基督、灵、生命和教会(召会)。

教会(召会)历史上忽略重点的例子

在基督教里有一班信徒,把每件事都属灵化。他们认为属灵的事在乎灵,不在乎这些物质的东西。擘饼时用有酵的面包切成一块块固然不对,但即使是天天吃无酵饼,而不属灵,却有什么用?记念主不在乎吃饼,而是在乎活出他的生命;记念主是在乎效法他的死,模成他死的形状,这才是真正的记念主。他们把擘饼灵然化,认为除了属灵,一切都无意义。

当时,宾路易师母有一位年轻的同工,就是史百克(T.Austin-Sparks)弟兄。后来他离开宾路易师母。他离开之后,自己设立聚会,然而他又非常在意形式。

这给我们看见,宾路易师母讲关乎基督的死,实在是在主的恢复里;史百克弟兄讲关乎基督的复活,也实在是在主的恢复里。他们的确是对的,是在基督、灵、生命和召会这四个重点之内;然而,令人觉得叹息的是,在他们所注重的真理里,夹杂了一些如同汗毛、眉毛、鼻毛、头发等细小的东西。

历史是前车之鉴

为什么在主的恢复里有难处?那就是因为在主的恢复里,有些人的确看见主要的启示,如基督、灵、生命和教会(召会);但有的人既看见大的启示,也看见小的细点,大点供应人,小点却杀死人,使教会(召会)发生难处。另有些人没有看见大点,只看见一些皮毛小点,就在小点上彼此争斗,也因而产生许多难处。历史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叫我们看见该注意什么,不该注意什么,以避免引起难处。

主的恢复在我们中间头十年的难处

主的恢复在我们中间的头十年,就是从一九二二到三二年间,所发生的难处何在?一九二二年,倪柝声弟兄从圣经中得着启示,和另一对夫妇开始每个主日擘饼,进而脱离了公会、宗派。然而仅仅经过两年,那位弟兄竟然又回到基督教的作法里去,接受按立。难道他没有看见么?他看见了,他若没有看见,怎么会出那么大的代价,脱离公会?可是为什么仅仅过了二年,他要去接受一位牧师给他按立?这是因为他重看福音布道的工作过于一切;他宁可牺牲真理的路,也要保守他布道的工作。而倪弟兄,却一生被公会拒绝,从一九三二年烟台的中华自立会,以及黄县的南浸信会神学院请他去讲道后,直到一九五二年他进监,再也没有一个公会邀请过他,因为公会完全拒绝他。

最终,这二人的结局如何呢?走了为着工作普及之路的人,他今天属灵的结果在那里?那个为着真理而走窄路的人,他的职事虽然暂时被拒绝,今天却普及到了全世界。无论是对青年人,或中年人,最大的诱惑就是工作的开广与普及。

在这十年的历史当中,有一个极深刻的功课,那就是不要名誉、不要普及、不要受欢迎,宁肯被拒绝,宁肯走窄路;因为只有这样赤忠忘生死,主的恢复在我们身上才有出路。

一九二二至一九三二年主恢复的扩展

一九二四年,倪弟兄被请去马来西亚的实兆远,第二年,一九二五年,那里就开始有了聚会。同年,倪弟兄也被请到福建厦门附近的漳州,去领福音会,不久,漳州就有了聚会。一九二六年,倪弟兄又被请到厦门、鼓浪屿,之后又去了漳州,也去了同安,大约二个月之久,有很多人得救。同年,倪弟兄被请去安徽徐州。一九二六年下半年,他又去厦门、同安一带,在那里就开始有了聚会。一九二六年前后,倪弟兄生了一场病,他一面休息,一面被请去南京,因此南京那里也开始有了聚会。这一年,他购买了许多英文属灵书籍,多半是在英国买的一些旧书,因此接触到英国的弟兄们,和他们有信札上的往来。一九二八年一月,上海的聚会正式迁到文德里,同年二月,他在那里有第一次的得胜聚会。

主的恢复在中国,先从福州开始有聚会,又从福州慢慢往北去,到达上海。到了一九三二年,就推进到北方。

倪弟兄访问弟兄会后从主所得的亮光(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四年)

一九三三年,发生了一件很大的事。由于弟兄会的弟兄们一九三二年来访,他们也邀请倪弟兄回访他们。一路上,倪弟兄看到许多事情,首先使他怵目惊心的是,弟兄会到处是分裂。回来后,他灵里有一个极大的负担,因为看见在欧美,往往一个城市里,这条街有个弟兄会,另一条街也有个弟兄会,到处都是弟兄会。于是,他就开始研究,到底一个地方教会(召会)的界限是什么。到了一九三四年一月,倪弟兄在上海召开第三次得胜聚会,全国同工都到了上海。聚会之后,有个同工们的查经聚会,大家都留在那里,他就和大家专专查教会(召会)问题,其中的一个题目,是“地方教会(召会)的界限”,后来出版为“聚会的生活”一书。他在书中指出,地方教会(召会)的界限就是一个城的界限,也就是那个教会(召会)所在地的界限。

我们开头的确相当受弟兄会亮光的影响。弟兄会的第一个领头人达秘,在他所写的书里说,使徒时代已经过去,所以第一个世纪之后,地上就没有使徒了;因为地上没有使徒,就没有人能设立长老;因为没有人能正式作长老,也就没有任何聚会能称为教会(召会)。这是个很重的点,直到今天弟兄会还是这样说。然而,在那次查经里,倪弟兄看见一点亮光,不以弟兄会那个说法为是,所以就用了“非正式”这辞。他说,今天我们这些为主作工的人,虽然不是使徒,我们所作的和使徒们所作的,差不多相同,所以我们这些人,可以称为非正式的使徒;既有非正式的使徒,这些非正式的使徒就有权柄、有地位设立非正式的长老;既有非正式的长老,就有非正式的教会(召会)。

因着看见弟兄会中间的混乱、界限不清,倪弟兄就重新把新约读了一遍,读出这些亮光;他看见地方教会(召会)的界限,就是教会(召会)所在地的那个城市。这是个很大的证明,证明我们这个地方立场的亮光,并不是跟随弟兄会的教导,这是绝对不同的。弟兄会若是顾到地方立场、地方界限,他们绝不敢在一个城里分成三个、四个。所以,千万不要轻看地方的立场;若是人人都肯守住一城一会这个地方立场,那里还有分裂呢?倪弟兄的光是很厉害的。

进一步的亮光(一九三七年一月)

从一九三四年一月至一九三七年一月间,三年的光景,倪弟兄的亮光又进步了;他又召聚同工聚会。他在那次聚会中释放了“工作的再思”一书的信息,亮光更清楚。他说,我们就是今天的使徒,正式的使徒,不是非正式的;我们所设立的长老,也是正式的长老;这些长老所治理的教会(召会),就是正式的教会(召会)。

这件事证明了我们中间三点的原则,第一,证明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不是一次判定就永远不改。因为主的恢复是向前的,今天我们所看见的只有这么多,我们就照着这么多往前;再过二、三年,我们看见得更多,当然就要在新的看见上改正、往前;再过一段时间,又往前了,自然要再改。第二,证明我们并不是盲目的、绝对的跟随弟兄会。有些地方我们得他们的帮助很多,这是确实的;然而我们一旦发现他们的错处、弱点,就把那些放弃了。我们有圣经的证明,我们乃是照着圣经往前。第三,证明我们无论怎么讲,都是绝对的照着圣经的光,照着圣经的真理而行。虽然我们注意重点,不注重“毛发”、小点,但我们还是尽力照圣经的亮光而行;这是我们的态度,也是我们的存心,更是我们所站的立场。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